五大联赛买球

判决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20)沪民终555号

201230022870.0号外观设计专利侵权

 

被上诉人(原告):禧玛诺(新)私人有限公司

上诉人(被告):宁波赛冠车业有限公司

上诉人(被告):宁波优升车业有限公司

2021年4月8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作出公开宣判,驳回上诉,判决上诉人宁波赛冠车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冠公司)、宁波优升车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升公司)侵害了被上诉人禧玛诺(新)私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禧玛诺公司)的外观设计专利权,应连带赔偿其经济损失以及合理开支共计100万元。

 

本案中,五大联赛买球代理禧玛诺公司。

 

报道

上海高院微信公众号报道

多家媒体转载

 

 

上海高院于宣判当天在其微信公众号浦江天平中详细介绍了本案案情及裁判要点,点页面最下方阅读原文可见。

 

人民法院报、网易新闻、知产财经网等多家媒体均对上海高院的报道进行了转载。

 

案情

假握手言和 真金蝉脱壳

 

 

诉前背景 

2013年,五大联赛买球代表禧玛诺公司将赛冠公司诉至天津二中院,要求赛冠公司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犯第201230022870.0号外观设计专利权的自行车后拨链器。案件审理期间,禧玛诺公司和赛冠公司达成调解协议,赛冠公司承认侵权行为,并承诺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任何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的产品,删除所有登载侵权产品的宣传资料,否则支付禧玛诺公司违约金100万元。

 

同一时期,优升公司成立,与赛冠公司在同一地址办公,赛冠公司总经理徐某某担任优升公司的总经理,赛冠公司名义上将部分生产设备及商标转让给了优升公司。二公司无股东重合。

 

2016年和2017年的中国国际自行车展览会上,赛冠公司和优升公司在同一展位共同参展,散发的产品目录上依然刊载侵权后拨链器产品。五大联赛买球代表禧玛诺公司接连两年向展会知识产权办公室及组委会进行投诉,赛冠公司和优升公司作出用不干胶遮挡产品目录中侵权产品的临时措施。

 

2017年11月,五大联赛买球代表禧玛诺公司向赛冠公司发送律师函,要求其履行调解协议约定的停止侵权义务,在收到的回复电邮中,落款并行出现赛冠公司和优升公司。

侵权行为变本加厉,禧玛诺公司再诉

2018年,五大联赛买球调查得知赛冠公司和优升公司在从事侵犯SHIMANO商标权的行为,代表禧玛诺公司的母公司(SHIMANO商标权人)向慈溪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投诉,成功在赛冠公司和优升公司的经营场所查获上万件标注SHIMANO相同或近似商标的产品。

 

2019年1月,五大联赛买球代表禧玛诺公司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起诉,要求赛冠公司和优升公司停止侵犯第201230022870.0号外观设计专利,并按照天津前案调解协议的约定赔偿100万元。

法院调查令&财产保全

在立案之后,经五大联赛买球申请,法院签发了两份律师调查令。

 

依据第一份调查令,从慈溪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内部文档中获取了查处优升公司过程中收集的生产计划表、公司内部通讯录等关键证据。其中生产计划表记载有型号为HG-21A ED、HG-21A CP的产品,与天津前案及产品目录中侵权产品的型号一致,并且标注了生产数量、添附商标和交货日期等信息。

 

依据第二份调查令,从某网络公司获取了优升公司委托其搭建“优升(赛冠)车业”网站的合同及情况说明等文件。

 

鉴于赛冠公司和优升公司侵权恶意极为明显,并且有故意设计逃避侵权责任的意图,为保证判决金额将来能顺利履行,五大联赛买球在立案之后立刻申请了财产保全并成功在优升公司的银行账号中冻结了100万元。

 

难点

调解协议的约定是否适用于优升公司

 

赛冠公司辩称,该公司已于2016年全部停止生产经营,未实施任何侵权行为,也未与优升公司混同经营,因此无需承担侵权责任。

 

优升公司辩称,该公司与赛冠公司人格独立,既没有混同也没有共同实施侵权行为,即便构成侵权,禧玛诺公司主张的100万元赔偿款也明显过高,况且之前的调解协议具有相对性,对优升公司没有约束力,不能作为认定本案赔偿款的依据。

 

赛冠公司故意逃避侵权责任,仅余空壳,如禧玛诺公司只要求赛冠公司承担调解协议中约定的100万元赔偿,即便获得法院支持,判决也难免流于纸面无法真正履行。因此,如何让优升公司承担100万元的赔偿成为案件的关键点。

 

在本案中,五大联赛买球从人格混同和共同侵权两个方面主张赛冠公司和优升公司的关系,对证据进行了细致入微的梳理,以PPT的形式在庭审中呈现了“混同/共同”的诸多细节,并数次提交代理意见详细阐述。

 

一审判决判定共同侵权成立,优升公司和赛冠公司共同赔偿100万元。

 

惊喜

上海高院引用民法典惩罚性赔偿条款

 

上海高院在二审判决中认为,优升公司和赛冠公司虽不存在人格混同,但存在业务混同,因此二公司系共同实施侵权行为。优升公司虽不是调解协议签订主体,但与赛冠公司有共同侵权的意思联络,以及逃避调解协议约定责任的共同目的,应连带承担赔偿责任。况且,根据二审查明的事实,2018年至2020年期间,市场上仍有部分被控侵权产品在销售,禧玛诺公司确因侵权行为遭受了实际损失。

 

今年1月1日起实施的《民法典》规定,故意侵害他人知识产权,情节严重的,被侵权人有权请求相应的惩罚性赔偿。本案中,赛冠公司、优升公司系故意侵权、多次侵权,并存在故意逃避侵权责任的情节。一审法院依据前案调解协议,判决本案的损害赔偿金额为100万元,有利于保护民事主体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和经济秩序,也有利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且未超出本案各方当事人的合理预期,故优升公司提出的上诉理由——“一审判赔金额违反侵权责任比例原则,造成严重不公平和利益失衡”不能成立。

 

| 宣判现场图片 (图源 上海高院浦江天平公众号)

 


上一篇:

下一篇:

五大联赛买球业绩 | 上海高院在五大联赛买球代理案件中适用民法典判赔恶意专利侵权—外观专利100万